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丹枫逆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34: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他还没有完全醒来。但冥冥中,他能闻到浓烈的来苏水味,能隐约记起,120车一路尖利的警报声,一路的慌乱和紧张。他听到自己的女人在央求医生,一定要救活他,她还要给他们磕头,被人家制止了。  他记起,那个人像疯了似的,红着眼,提着一把刀向他们扑过来,左突右突,前面几个人一个个倒下。他也扑上去,本能地去夺刀,一阵钻心的腹疼,他也倒下了……他感觉被推进了一间屋子,刺眼的聚光灯下,他又闭上了双眼。  等他再次醒来,床边是自己的女人,还有他的领导,他的同事。白墙壁,白床单,蓝色的拉帘。父亲重病的时候,他就在这样子的屋子里伺候了一个多月,今天轮到他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医院,在病床上。  “木东,你终于醒了,可把我吓死了!”女人喜极而泣。  几个同事快速地围拢过来,满目的欣喜和快慰。他的领导拿起手机,转身去了阳台,他隐约能听到。“赵市长,许木东同志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好的,好的,您放心!”  “木东同志,赵市长马上来看望你。”领导快步来到床前,握着他的手对他说。他有些激动,努力地点点头。  很快,赵市长来了,后面还有一大帮人,蜂拥而入。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在面。“木东同志,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来看望你了,你很勇敢,面对歹徒,挺身而出,我们都应该向你这样的同志学习!”又转身对身边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和他的领导说:“一定要安排的医生24小时监护,我建议局里多派几个年轻同志过来,配合家属做好陪护服务。可以考虑给加班费。”身后的两人连连点头,频频称是。  赵市长和他的领导走了,病房里恢复了安静。女人紧紧攥住他的手,生怕他丢失了似的。他轻轻地合上眼,回想起之前的一幕。  来凤湖开发项目拆迁工作进入了攻坚阶段,但钉子户王幺吾还是迟迟不肯签协议。经过研究,市政府终做出了强制拆除的决定。拆迁指挥部、公安、建设、城管、房管、国土等有关部门抽调人马悉数上阵,但暂时停留在外围。领导决定派他和指挥部的几个同志再去碰碰这颗钉子,让他认清形势,力争和平拿下。  老头还是一如既往地决绝。他下岗了,媳妇是农村人,三个儿子也没一个成气候,都飘在其他城市里打工。他张口要四栋楼,而按照拆迁政策,他只能安置一栋。这次谈话,领导许诺可以破例给他两栋。前提是马上签协议,临时安置的过渡房也已经给他租好了。  “王大爷,请你冷静。你也看到了,现在强制拆除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你应该明白现在的形势。何必呢,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你的笑话呢。”他说。  “来吧,大不了一个死!我不怕笑话,这是我的房子,你们说拆就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这地值几百万唻。”王幺吾梗着脖子回道。  谈判无功而返,他和同事落下狠话,往回走。还没出院门,两死一伤的悲剧就发生了。    二  病房里,遥控器只有一个有效按钮,电视在对面墙上挂着,始终定格在本地新闻台。晚间新闻之后,画面里反复播放着赵市长的讲话:……一定要维护来之不易的招商引资环境,一定要把暴力抗法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对敢于破坏和谐发展的黑恶势力绝不手软……  “公安局和特警已经出动,把王幺吾抓起来了,不过房子还没拆……王幺吾媳妇在自家院子里喝农药自杀了。他的三个儿子都回来了,在院子外面搭起了灵棚。”他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听同事在一边议论着。  下午,公安局的两个同志来了,简单地寒暄之后,要求他做个笔录。他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在材料的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摁了个红红的手印。  他还是感觉浑身无力,眼睛也无力睁开,昏昏欲睡。可能为了让他休息,医生在给他的点滴里加了镇静类药。  迷迷糊糊,他脑子里出现了自己刚上班的样子,一身刚买的白衬衣,一条牛仔裤,一双夏凉鞋,带着一份憧憬,一番抱负,还有一些因为陌生而产生的怯怯。开始他被分到了办公室,这不合他的专业,但这对每个新人都是必须的历练过程。  两年后,他下了业务科室。还不是自己的专业。因为城市改造力度加大,拆迁任务重,他被分到了拆迁办。这一干就是五年,他娶了媳妇,生了娃。期间,整个城市的变迁似乎都是经过了他的手演绎出来,某种层面看,这一点倒是很符合他的专业——规划设计。  他当了拆迁办主任,说实话这个职位他真不想做。和人打交道不是他的擅长,特别是拆迁户,各种利益纠葛让他整天天头昏脑胀……他潜意识里努力让自己回到现实,回到醒着的状态,他不想回忆那些不堪。  “听说,王幺吾的大儿子去北京了。县里派人去车站拦截,结果扑了个空,据说是骑着摩托到邻县坐的车。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狡猾。”同事们在窃窃私语。  “唉!人心不足蛇吞象!统共几十平米的老房子,竟要四栋楼!”  “他不这样咋办?三个儿子都还没说媳妇,穷的都快穿一套裤子了。谁家的闺女肯跟啊。借着拆迁给儿子要栋楼房,这样媳妇就都有指望了。”  “嗷!靠拆迁就想解决所有问题啊,这是啥道理吗?!”  “谁让你非要拆人家的房呢,这叫上赶着不是买卖。你求着他,他就有办法对付你了。”  “我二姨说,他儿子找了律师,是带着起诉书去北京的。”  “那为啥不去法院呢?”  “这年头,谁不知道上访比法院管用得多!”  他口渴,媳妇把吸管给他放到嘴里,他不习惯这种方式,感觉像小时候自己给鸭子灌水,抓住脖子……    三  纪委的同志来了,他们也要做笔录。但询问的都是来凤湖项目的问题,这些他都不清楚。后来就问他拆迁手续,程序。  单位的同事都回去了。  他女人告诉他,上边来了调查组,已经进驻他们单位。  下午,刘世鑫来了,他是他的同事,也是拆迁办副主任。  “木东,这次恐怕有麻烦了,专案组跟咱要来凤湖项目拆迁的完整材料,还问咱为啥没按正规程序走。”  “啥?咱知道为啥!”木东有些激动。当初领导说时间紧、任务重,让先调查看看情况再说。结果入户调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住户都同意拆迁。这破地方,地势低洼,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土,也没暖气,大家早就呆够了,早盼着拆迁呢。唯独王幺吾,连院子都不让进。  当初,他也提过走程序的事,可领导说了那样太费时间,市长招来的开发商等不及,要求尽快完成拆迁。既然绝大多数群众没意见,我看也没这个必要,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嘛。  “这个开发商就是为了缩短建设周期,减少融资成本。当然,可能领导们也有自己的考虑,这个商住一体的项目在全省都是规模的,能体现他们的政绩。”世鑫说。  “爱咋查咋查吧,我们也是为了公家,为了群众。而且我这条命都差点搭进去,难不成我还有罪了……”  “咱不管它,咱好好养伤,过咱的消停日子。不行我也去上访。”送走世鑫,看他愁烦的样子,女人劝道。  “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个啥,别瞎掺和!”  电视上,正播放市委书记走访慰问困难群众的画面,看看自己,看看周围,木东心里一丝凄凉油然而生。  下午,他的领导过来了。他告诉木东,调查组还没走,事情好像并不简单,甚至可能涉及赵市长。  领导没再谈拆迁的后续进展,他也没问。  “木东同志你放心吧,怎么说你这也是工伤,市里不管,咱单位也会全力以赴的,一定会保证正常的治疗和康复。你就安心养伤吧。”  木东有些感动,眼里几乎要掉出泪花。关键时候,关心他的还是自己的领导,自己的“家”。    四  刘世鑫又来了。  这次他带来了更震惊的消息,赵市长被抓了。据说他收受了来凤湖项目开发商的巨额贿赂。还有他的领导。  整个官场人心惶惶。谁都不知道还会牵扯上谁。  来凤湖项目暂停,安置区建设恐怕也得停下来了。对咱们拆迁工作的认定,现在还没有明确说法。  世鑫明显有点颓废。  临走的时候,他女人让世鑫告诉单位里,医药费又该交了。护士催款好几回了。  他说行,我回去催催。  可这一去,就再没回来,也没个讯息。打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我下午去你们单位财务科看看吧。”再也不能耽搁了,人家都说要停药了。  下午,女人回来了。表情很惶恐的样子。  “咋了?找到了吗?”  “哎。别提了,单位财务已经被纪委冻结了。而且,财务室的王姐说了,上面对这次整个事件还没有定性,你这究竟是不是属于工伤,她也不知道。人家说就算有钱也不敢给你打了。这可咱办?!”女人嘤嘤地哭起来。  “嚎啥,盼我早死啊。走,咱去市委!”  “你现在这身子能行吗?”  不行咋地?在这里等死啊…… 共 32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时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网球 微商城系统多少钱一个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