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梧桐矿山夕阳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28: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七十年代初,我无形之中偷偷喜欢上了玩麻将。那时候麻将是被定为封资修的东西,谁要是敢玩敢碰的话,一旦被造反派那些尽唱高调的坏怂逮住,或者是被检举揭发出来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说不定要被拉去批斗,甚至于游街。如此不难推算出,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正规像模像样的麻将,更提不成什么棋牌室了。我们几个麻友经常躲在那黑漆漆的地窝子宿舍里面偷偷玩,那麻将也不含糊,通通几乎都是用比较硬质的木头制作的。闲暇时,大伙偷偷小聚玩玩,乐呵乐呵。不赌钱,谁输了只是要钻桌子板凳或者是在脸上点锅底灰。  矿上的电工老马师傅很聪明,竟然自己动手用煤矿绞车的刹车皮制作了一副麻将,那麻将制作的十分精致精美。当时我们这群下乡的知青们几乎都不太会玩,只隐约听那些老刑满员们说有许多种玩法;什么鸡抱蛋,西北铁路,孔雀东南飞,大小麻子照镜子,扣八扣十三张等等。  看来,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只能慢慢向老刑们拜师学艺喽。老刑们特别会玩,在我们这些新手的眼里他们个个几乎都是麻将高手。据说,他们在旧社会的时候就是吃喝嫖赌的高手,是非常吃的开的玩得转的老道人物。然而,他们终却伦落到如此地步,成了招人白眼而又令人难以启齿的刑满员,估计他们每个人可能都有一部人生离奇古怪的传奇故事。平时,他们穿的破衣烂衫,一副可怜兮兮的穷酸样。我和他们零距离接触过,而且是那种心灵零距离相互碰撞与交往。天长日久,我发现他们身上隐藏着许多的特质和闪光点。  老刘师傅的钳工技术精湛,功夫十分了得。他是四川人,个头不高,嘴巴里有颗金牙。他脾气古怪,一般人都似乎躲着他走。那段时期我在铁工房临时帮忙干活,因为我的学历不高,有时上级领导让我们制作一些精密度较高的物件产品时,那一刻我就傻眼了。我只是半路出家的技术人员,平时仅仅只是靠小聪明和土办法计算方式来制作产品。速度慢还不太规格,很苦恼很不理想。刘师傅问我有几种计算方程,我脸红道:“只有一把拐尺,别无其他的办法。”  “喔,是吗?”他斜了我一眼,只能无可奈何的摇头。是啊,我不懂就是不懂,可不能打肿脸充胖子呢。后来,他拿出来一本厚厚的《钳工手册》让我回去抽空闲好好看看读读。后来我拿到宿舍里去左看右瞧了半天,实话实说就像观瞧天书一般无二,实在是看不懂哦。然后,我无奈之余只有去巴结刘师傅。我的嘴巴天生就会说话,有人暗处送我绰号:巧嘴八哥。从那时刻起,我每逢见了刘师傅,我那小嘴似乎被粘贴了蜜糖似的,一口一个师傅师傅的叫着喊着,喊的那个酸甜呃。终刘师傅被我深深打动并且破天荒收我为个徒弟。大家都知道,平时他的脾气可是十分倔犟与古怪,一般人无事时均躲他远远的,不难看出许多人们都有些惧怕他。而另一说呢,你个老臭刑满员,有啥可穷拽的呢?自此,人们均对他敬而远之。  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哈哈哈……如此看来我依然还算是个幸运儿呢。他不知所以为然,尽然对我始终情有独钟。他心情好时尽然手把手的教我,给我做示范图,教我如何计算操作等等。然而,有时候我们两个也不免会出现点小失误。但是,每当那时节却是我们师徒之间为快乐的时分。他尽然咧嘴大笑道:“哈哈哈……你看看哈,小王,嘿嘿,我这个当哈臭师傅的看来也是徒有虚名哈。你小子比我聪明的多,将来肯定是后浪推前浪。”  我嘻哈道:“师傅胡说什么呢,世界上那些大科学家,包括华罗庚,居里夫人都有过失误的。俗话说人常在河边走,岂有不湿鞋的道理。就拿你想当初吧,那时节仅仅只是为了那么半口袋小麦,就被扣上了破坏统购统销政策的大帽子,还被胡秋判了刑,啥秋道理嘛!”  他脸色阴沉着喃喃道:“嗨吆,小王你不知道,那个年代就是困苦的很。家里面几个娃娃还小,整天吃不饱饿的哇哇直哭。你想想看,我只是偷偷拿着半口袋麦子去和别人交换一口袋棒子面,唉吆,那麻烦随之就大喽……”  我道:“嗨!管秋他那么多干啥呢是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再者说呢,何处黄土不埋人呢煞。要不然你目前依然还在四川,还来不到新疆,我们两个肯定还见不上面呢是吧?再者说,我年纪轻轻的,可是从来都没有招谁惹谁吧?还不是因为家父是个右派分子,我们这帮子小知青哪个家庭里面不都是因为父母亲有问题才被拉过来下煤窑,说白了这就是背黑锅。哈哈哈……过去花木兰替父从军那是英雄,如今倒好,俺们这算是什么呢?只是替父背黑锅罢了,哈哈哈……”  刘师傅嘿嘿道:“喔吆,看来你小子的肚量和学识可不是一般吆。如今这么艰难困苦,你个小逼开的尽然还能够笑的这么爽朗。嘿嘿嘿,看来我们这帮子老不死的家伙还得向你小子看齐致敬呢,哈哈哈……”  “唉吆,刘师傅,那可不敢当哈。师傅你向我学习啥呢煞?学习我的二皮脸,还是学习我的调皮捣蛋,偷鸡摸狗,哈哈哈……”  刘师傅用手指头点戳着我的脑袋嘻哈道:“你小子,硬是唉,你们这帮子坏小子,我们家里的那几只老母鸡肯定是被你们坏小子摸走喽。”  我坏笑道:“喔,嘿嘿嘿……是的,就是被我那个尕兄弟三猴子摸去了,哪天我再让他帮你摸几只来赔偿你。”  他摇手道:“不得行,缺德事情莫得干。再说呢,你们这帮娃儿也确实苦的很,吃喽就吃喽嘛,哈哈哈,算不得啥子大事情。”  在他的严格要求教导下,我不傻,也学的挺快。他经常夸我的悟性好,一点就通。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很快就把各种计算方程都掌握了。随之生产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产品质量也都全部合格。久而久之,我觉得他们这些老刑们挺可亲可爱的。他们有着过人的承受能力和忍耐力,尤其是特别能够忍辱付重。在那个年代岁月里,吃不好,穿不好,玩不好可说是普遍行为。人整人的运动更是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平常,大家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吃饱了撑着了就召开群众批斗大会,这已经成了一种风气时尚和家常便饭。在会上,一个坏怂人被押解到主席台前,撅着屁股低头哈腰。领头人举着拳头声嘶力竭地呼喊口号:“打倒地富反坏右!打倒资本主义……”底下的人不跟着喊肯定不行,也不厌其烦地跟着老套着有气无力的嘶吼喊叫着。久而久之,老百姓们都似乎困了乏了。被批斗的那些个老家伙更是无可奈何,无聊至极,死皮赖脸的杵在那里等着挨批挨斗,有时甚至于挨踹挨骂挨打!有人说,要是那些无赖们当年老老实实做人,我们目前哪里要来受这个洋罪和犯这个困呢,早他妈的回到家里搂着老婆打瞌睡去喽。  三猴子说的特别坚决彻底,说以后看哪个老家伙老东西要是不顺眼的话,不如干脆拉去活埋了不就结了嘛,免得那么多的秋事情。  有人反问三猴子:“要是你爹也被押上去被批斗咋么家办呢?”  三猴子两个眼珠子瞪的溜圆像灯泡子,他冲着大家嘻哈道:“那还不好说嘛,照样活埋呗。那个老家伙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嘿嘿嘿。”  “哈哈哈……好啊,好你个狗日的白眼狼,你爹早知道就不该把你个孬种日鬼出来,你个小逼开的混账玩意儿,哈哈哈……”  在一次批斗大会上,老罗这个老运动员竟然向台上的领导们提出了一个十分荒唐的建议。他说他会学驴叫,不妨让他表演一下,也好让大家放松放松。”没等大家明白过来时,他就伸长着脖子,咧开他那大嘴叉子开始模仿了起来:“耳啊,耳啊,耳耳啊……”  嗨!你别不承认,他模仿的还确实挺不错的。他模仿的惟妙惟肖,活灵活现,就如一头发了情的老叫驴边撩着撅子边骚情着嘶吼着。紧接着,他又模仿了狗咬架,猫叫春。  “哈哈哈……”群众被他的逗的捧腹大笑,前仰后合。极其富有严肃的政治斗争批判斗会无形之中尽被演绎成了口技表演。台下许多人不禁在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不得不承认,老罗身怀绝技,却从来没有张扬过。批斗大会实在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只能无奈宣告结束。老刑们几乎都有一套绝活,老丁会接骨,老赵会中医,老马会武术,老蔡会造车床,老虎会造摩托车……然而,他们其中也不乏有些笨蛋,没有任何本事而且秉性和品质还比较差劲,老龙就是其中之一。他生就的一副骨瘦如材的身板,两颗大黄门牙又大又长,见了他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土扒鼠。据说,当年他是犯了强奸罪,而且是连续作案。每次他做了案之后,均用他那几颗大门牙在女人的背上,脖子和脸蛋上狠狠啃上几口,是发泄还是留下点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后来据他自己交代时说:“这是我玩过的女人,我吃过的菜,自然要由我自己来做主啰。”  他的此番所作所为,自然而然给当地人们正常的生活抹上了一层浓烈的阴影。许多有些姿色的女人整天提心吊胆,天刚搽黑就不敢出门了。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他还是没有能够逃出法网。在法庭上,他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不要命和无赖混蛋透顶的模式与姿态。他对那个前来作证的漂亮女受害人咬牙切齿道:“好啊,原来是你个臭婊子敢来告发老子,等老子哪天出去了,照样还要展劲的操你!”  他此刻此言可谓是色胆包天,目无法纪,咆哮公堂!这可惹怒了大家。他所谓的言行就如一颗炸弹扔进了茅坑里,顿时就引起了公愤!后来,他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在监狱里服刑不到两年,他就趁机越狱了。出来后仍然重操旧业,顶风作案。个作案目标依然是那个举报他并且当庭做证的那个女子,他恼羞成怒,居然真的又强奸了那个女人,他这次在她的脸蛋上留下了更深的牙印疤痕。  有人分析,估计他上辈子是骚狐狸或者是角猪托生的,不然不会那么骚劲十足,浪气冲天。不久,他又被抓了进去,终被判了无期。  到目前为止,他落了个两手空空,一无所有。要家无家,没老婆没孩子,啥都没有的悲惨结局。看来,他这辈子命中注定是光棍一条了。后来,政府看他年事已高,身体欠佳。背坨了,头发白了,牙齿也掉光了。所以,后来他被政府提前释放了。之后他被指定调到这个条件比较差的团场。据传说,起初团干部计划打算把他调到南山沟沟里去放羊,而且只准放公羊,不准放母羊。多么无聊和滑稽的想法和决定呃!后来,他还是被调到这个煤矿上来挖煤,因为当煤黑子比那牧羊官肯定更要困苦些而且危险多的多。  我认识他的时候和他分配在一个班,而且每天还推一部矿车。工作中他还是比较肯卖力气的,说实话,就他那一副身板和他那一把老干骨头,还有那气喘病气管炎,平时走道都气喘嘘嘘的,谁还忍心再欺负他这个老帮科子呢,只能随他去吧。闲暇时,他喜欢独自宅在自己的地窝子里傻呆着,那般模样仿佛真的像只老气横秋的土扒鼠。矿上有的是煤炭,他把火爐烧的通红通红。他喜爱围坐在火爐近前喝茶,抽烟是他的其中之一嗜好,莫合烟卷得粗的像个小棒槌。还有人在背地里恶心糟蹋他,说他卷的莫合烟像根驴毬。其次他爱喝茶,喝的是那种浓浓的砖茶,火爐边上有一个不大的铝壶,外观脏兮兮,里面却整天咕嘟着黑乎乎的砖茶梗叶子。  有人吃撑了为他编了一个笑话段子,说他有一个大饭盆,而且是一盆多用;早晨当脸盆,然后当饭盆,天黑当脚盆,夜间当尿盆。大家均心知肚明,那纯粹是恶心糟蹋贬低他的,主要是指他不讲卫生。从他那双老眼昏花和目光呆滞的目光中影约可以看出,原先那些关于他的传说,想必那只是曾几何时的传说而已罢了。他的脑子特好使,打得一手好麻将。他很少输过,几乎是逢赌必赢。,有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密秘,说他可能会抽老千。具体怎么抽的,大家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抓住他的把柄与真凭实据。  后来,我无聊时会经常去找他聊天,我们两个聊的兴起时,我问他道:“唉,老家伙,都说你是老千高手,你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啊?有的话不妨漏两手给我开开眼嘛,行不行啊?”  没想到他却十分干脆利落的对我说:“你个坏小子啊,嘿嘿嘿,真够磨人的哈。好吧,你可把眼珠子瞪圆瞪大了哈。”他说着便用很慢的动作给我做起示范;只见他用手指缝隙偷偷把不好的牌夹住,假装看海里的牌时用手就那么随便一划拉,烂牌进去之时好牌又随之被夹了回来。  我嘿嘿笑道:“嗨嗨!哈哈哈……怪不得呢,像你这般高手,日子久了谁还敢和你玩呢煞,哈哈哈……”  近日来,矿上暗地里流传着一股风言风语;说老龙近老毛病可能又犯了。有人经常看到他把邻矿上的一个疯女人勾搭上了,还有人遇见他近常偷偷领着那个傻女子溜达到他的那间地洞似的地窝子里面,而且一进去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两个出来。他和那个有些神经质的疯女人拱在里面做些什么呢?许多好管闲事的人朝着他那里翘首以盼,似乎想得到些许令人为之一振的桃色新闻。那个傻女子三十多岁,圆圆的脸庞,圆圆的大眼睛,厚厚的小嘴唇十分性感。她相貌不丑,胖乎乎的有点像电影里的刘三姐。许多人都知道她整天傻乎乎的,然而傻的又不是太严重。但是比起正常人那可不是一个档次。有人和她认识,说她木头呆脑,似乎缺少一根筋,据人说她是因为谈恋爱时伤了心而不可自拔造成的。有时候病情犯得严重时尽然刺条条的一丝不挂满街乱跑乱蹿,乱吼乱唱。 共 68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子畸形,尽早做这些检查确诊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中超 怎么用微信小程序开店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