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酒家小说太极天地任纵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4:46: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引子    静谧的真武大殿上,香烟弥漫,一个白发的老者坐在蒲团上,凝神静息,只见他生得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须髯如戟,虽然是大冬天,窗外飞雪如飘絮,可是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道袍。  这时候,一个小道士匆匆地跑进殿来,嘴里嚷嚷着:“师爷,师爷,佛道辩论就要开始了,您怎么还不准备啊。”  那老道士听见喧哗声,双目微睁,目光在牛背,小道士自觉失礼,忙不迭地稽首道:“师爷,佛道辩论大会就要开始了。”  这个佛道辩论大会,百年前曾经举行过一次,那次,是以道教的惨败而告终的。当年,以张志敬为首的道教信徒同以临济宗僧人福裕为代表的佛教信徒,在忽必烈的亲自主持下展开了一场大辩论。双方各有十七人参加,以全真教的理屈词穷而告终。于是,元宪宗下令将《化胡经》等连同刻板一起销毁,强令参加辩论的道士落发,并帮助佛教恢复被全真教侵占的寺院二百余所。  老道士微笑道:“当年,为什么会输,你们知道吗?”  “弟子愚钝,请师爷示下。”  “全真教虽然在创教伊始,秉承三教同源的主张,但是,传到全真七子的手里,却变了,他们对佛教采取了一系列的挑衅,毁佛教寺院四百余座用来建全真教宫观,刊行《化胡经》和《老子八十一画图》以诋毁佛教。这样的做法,有违全真教的主旨啊。”  小道士道:“师爷,按您的说法,您是主张三教同源的了?”  老道士大笑道:“岂止是三教同源啊,这世上其实只分善和恶,就好像太极图那样,只有黑和白啊。”  小道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是,老道士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地摇摇头,道:“其实,也不分什么善和恶啊,就好像太极图那样,当它转动起来的时候,你能说得清楚哪一块是黑,哪一块是白吗?”  小道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挠挠脑袋道:“师爷,我只是想来问问您,能不能出发去参加辩论会了呢?”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行云流水不自收,朝廷何必苦征求。从今更要藏名姓,山南山北任我游。”  小道士再愚笨,却也能大致明白这诗中的意思,难道,师爷又要拒绝朝廷的召见吗?他慌了神,虽然他知道师爷是个厉害之人,可是,皇帝的命令,难道也可以随便违抗吗?他试探地叫了两声:“师爷?师爷?”  可是,那老道士却好像睡着了一样,没有一点动静,脸上依然带着那种神秘莫测的微笑。小道士有些慌了,向前两步,来到老道士的身前,用手探视鼻息,居然已经没有了呼吸。  可是,小道士倒并不害怕,他知道,师爷经常会进入龟息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呼吸会变得极其缓慢、绵长,甚至觉察不到,他猜想,师爷一定是想借龟息入定为借口,来逃避朝廷的征召。于是,他也不着慌,蹑手蹑脚走出大殿,将殿门小心翼翼地轻轻掩上,好像怕打扰到了正在睡梦中的师爷。  小道士没有猜错,老道士此刻正在一个长长的梦中,回忆着他自出生以来的全过程,这个梦很长很长,因为,他活了整整两百多年,从元定宗贵由二年到明英宗天顺二年。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有些事,他一辈子都不想忘,有些人,他一辈子,都不想离开。  他用尽了全部的功力,只为了去回忆起一个,一个他似乎已经想不起来的人,然而,他知道,他这漫长的一生,都是为了她而活着,因为,他曾经答应过她,要好好活着,为她而活。    (二)初识女妖齐玄清    那一年,张三丰只有十六岁,他原本是终南山的全真弟子,是仙风道骨的丘道长让他毅然决定,出家修道。  丘真人见张三丰才思敏捷,十分喜欢,可是,丘真人的几个弟子们,却觉得师父疼爱小师弟,冷落了他们,所以,对张三丰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可是,张三丰对此,却总是淡淡一笑,并不计较。让他担水,他便担水,让他砍柴,他便砍柴。  这天,丘真人把他叫进了房中,问道:“三丰啊,你可知道,为师为何给你取名字,叫三丰吗?”  “师父,弟子愚钝,不知道说得对也不对。”  “你但说无妨。”丘真人乐呵呵地看着张三丰。  “‘三’,就是三横,那就是乾卦,代表阳;而‘丰’则是‘三’中间被一竖打断了,这样的话,乾卦就陡然变成了坤卦,转而代表阴。因此‘三丰’就代表乾坤合一、阴阳变化。”  “哈哈哈!”丘真人大笑,道:“好,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如此甚好,三丰,今天,你就下山去吧。”  “下山?师父,下山做什么啊?”张三丰毕竟聪明,略一思索,突然恍然大悟,扑通一声跪倒在丘真人的面前,道:“师父,请问弟子有何过错,你要赶弟子走呢?”  丘真人微笑着双手将张三丰搀起,道:“你没有错,师父是要你别开天地,自创一家啊。”  “可是,师父,我学道日浅,还并不能够领悟道家真谛,更别说是自创一家了啊。”  “三丰,此言差矣,当年老聃老祖创立道家思想之时,他又是向谁学来的呢?”  张三丰领悟道:“是,领悟道家之真谛,关键在于一个‘悟’字,并不在于你授业于何人。”  “是。”丘真人点头,取出一卷图册递给张三丰道:“不过,要你在没有一点帮助的情况下独辟蹊径,是为难你了,这样吧,这是火龙真人留下来的图册,可惜,为师并不能够参透其中奥妙,你把它拿去吧,或许有一天能够悟透这图中的奥秘。”  张三丰打开这图,见上面画着一些歪歪斜斜的线条,有粗有细,实在是看不懂什么意思,便问道:“师父,火龙真人是谁啊?”  “火龙真人,乃是陈抟老祖的弟子。”  “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火龙真人之所以没有名气,是因为他轻视浮名,所以,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没有留下,仅仅给后人留下一首绝句后便离开了人世,其绝句云:‘道号偶同郑火龙,姓名隐在太虚中。自从度得三丰后,归到蓬莱弱水东。’”  “三丰?”张三丰听得一惊,怎么,这里头还有自己的名字?  丘真人哈哈大笑道:“三丰,所以,从今天起,如果有人问你,你师承何人,你要回答,师承火龙真人,明白吗?”  张三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下山修炼,张三丰虽然无奈,便也只好向丘真人道别了。行到终南山脚下,此时,公鸡初鸣,日头方现,张三丰回头再次看了看风景秀丽的终南山,他知道,跨出这个终南地界,他就再也不是什么全真弟子了,也再不是丘真人的徒弟了,所以,自然有些舍不得,可是他也知道,要想成就大道,这一步是必须要经历的。  日头升得老高了,张三丰离开了终南山,他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又看,终南山,四季都有不同的风貌,春季,处处百紫千红,繁花似锦,香风沦肌舒髓;夏季,风云变化莫测,景致千姿百态;秋季,金桂飘香,红林缛地;冬季,满山冰柱雪树,犹如云铸玉雕。说实在,他还真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就在他一步三回头的时候,突然听见前方传来刀兵相鸣的声音,他初入江湖就遇见这种事情,心中好奇,便凑上去想看个仔细。  前方竟然是两个女子在打斗。一个白衣长发,个子修长,虽然离得远,却还可以看得出面目清秀,肌肤胜雪,轻盈飘逸。另一个就不同了,她左手拿着拂尘,右手持一把宝剑,舞得滴水不透,可却是面沉似水,目露凶光,是个尼姑打扮的中年女子。  张三丰不敢擅自介入,便远远地躲藏在一棵大树后,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听得那尼姑道:“妖孽,还不快现出原形。”  那女子道:“师太,此话怎讲?”  那尼姑哼了一声,道:“妖孽,你以为我疾风是什么人,你这女妖的道行,在我的眼里,还算不上什么。”  张三丰心道:原来这就是峨嵋派的掌门疾风师太,据说她近刚刚炼成了天目,能够识妖辨魔,而她手中这把剑,想来必然就是传说中欧冶子锻造的巨阙剑了,此剑切金断玉,江湖中人人都欲得到它,不知道这疾风师太是从何处得到此剑,想来,必是经过了一番血雨腥风的苦战了。一想到世人为了一把剑而你争我夺,白白伤了许多宝贵的生命,他就觉得真是不值得。  正想着呢,只听得那女妖道:“不错,我是妖,可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啊,师太为何咄咄逼人,就不能给我一条生路吗?”  疾风道:“一派胡言,妖就是妖,哪有什么善恶之分?”说着就全力向那女子袭去。  张三丰心想:那女子说得不错啊,难道妖就一定是恶的吗,就像人,也未必都是好人啊。这疾风师太不分青红皂白,见妖就杀,见鬼就灭,也太蛮横了。正想到这里,就看见情势不妙,眼看疾风的剑就要穿透那女妖的胸膛了,张三丰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挺身而出,一把就拉开了那女妖。  张三丰年纪尚幼,学武也不过三年五载的功夫,自然是不能和疾风比的了,可是,好在他刚才是出其不意,疾风正全力攻击那女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疾风见突然冒出一个不速之客,虽然心中一惊,可毕竟是久经考验的江湖客啊,她心道:这男子一定是那女妖的同伙,不如杀之而后快。  张三丰一直深居终南山修炼,从来没有涉足过江湖,所以疾风师太当然是不会认识他这个晚辈的了。  只见疾风脱手把拂尘向张三丰扔去,这一下,来得十分凶猛,张三丰只是下意识地在地上一个滚翻,拂尘贴着他的背掠了过去,擦得他的背生疼,那拂尘撞击到了地面,又反弹了起来,回到了疾风的手中。  张三丰忙道:“师太,莫误会,我不是歹人。”  “不是歹人,不是歹人你会帮着小妖精?”  “师太,我只是想提醒您搞清楚事情,莫错杀了好人。”  “妖精,就没有好的。”疾风咬牙切齿地说:“小子,你是何人,为何替妖精说话?”  “我?”张三丰想起了师父丘真人的嘱托,忙道:“我是火龙真人的弟子,张三丰。”  “火龙真人?”疾风满腹狐疑。  突然,三人都同时看见了地上的东西,那是一卷图册,上面绘着稀奇古怪的线条,张三丰一看,就知道,是刚才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把师父给的图册给掉在地上了,慌忙上去捡拾。  疾风此时却是正在愣愣地自言自语,道:“火龙?难道,他还活着,还收了弟子?”  那女妖见疾风发愣,得到了一个空隙,拉起张三丰,遁入土中,逃之夭夭。待疾风师太反应过来,再次用天眼看时,已经来不及了,两人都已经消失无踪了。  那女妖拉着张三丰来到了安全的地方,对张三丰翩翩一礼,道:“多谢公子相救。”  张三丰忙还礼道:“好说,好说。”他抬眼偷看那女子,只见她凤目丹唇,生得那叫一个好啊,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当真是妖吗?”  那女子嫣然一笑,点头道:“是啊,怎么,公子后悔救了个女妖吗?”  张三丰见她坦诚相待,丝毫没有一般女子扭捏的态度,便也笑道:“姑娘说笑了,记得姑娘方才说过,这妖也分好妖和坏妖呢,要是救了个好妖,说不定正可以成为一件千古流芳的佳话啊。”  “是吗?可是,先生怎知我就是个好妖呢?万一我真是个敲骨吸髓的恶妖,先生一片好心,难免当了东郭先生啊。”  张三丰道:“如果你真是个恶妖,那张某也要把你感化成好妖。”  说罢,两人哈哈大笑,心下都把对方当成了知己,真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啊,当下两人就互相通报了名讳。原来,这女子名叫齐玄清,于是,女子就管张三丰叫“三丰”,张三丰管那女子叫“玄清”。  玄清问:“三丰,你想去哪里?”  张三丰沉吟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啊,师父只是说让我到世间自创一派,可是,他并没有说让我具体怎么做啊。”他又思索片刻,道:“对了,师父常说,释道不分家,可是,现在的全真教却处处故意排挤佛门,所以,在终南山的时候,想看一些佛家的典籍都不能。我尝听书中有言,在恒山有一座悬于半空的悬空寺,我倒是很想去参谒一番,或许,能有所领悟。”  玄清道:“好,我们就去恒山。”  张三丰诧异道:“怎么,玄清,你要与我同行?”  “是啊,反正,我是个女妖,也没什么正事好做的。怎么,三丰哥哥,不愿意吗?”玄清的脸有些微红,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接近这个普通的凡人男子,就有一种心跳的感觉。  张三丰心领神会道:“好,那我们一起去。”    (三)鸟蛇相斗悟玄机    玄清是一个已经有几百年道行的妖仙,自然是走遍了千山万水的,这恒山也已经来过数次,自然是轻车熟路,于是,便带着张三丰一路行来,这一日,两人来到了恒山脚下。这悬空寺就位于恒山脚下金龙峡西侧翠屏峰的半崖峭壁间。  只见,整个寺院上载危崖,下临深谷。远远望去,像一幅玲珑剔透的浮雕,镶嵌在万仞峭壁间,远看有凌空欲飞之势。张三丰见了,欣喜万分,他哪里见过如此瑰丽的景色呢,便和玄清一起进寺,见有楼梯可以攀爬,便信步拾阶,往楼上走去。  玄清忙说:“三丰,小心啊。”  张三丰笑道:“虽然我只是个凡人,可是,也没有虚弱到如此地步吧。” 共 25501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隐睾的术后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搏击 微信如何创建小程序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