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曙光战舰

时间:2019-06-27 11:25: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作者有话要说:作为一名婚礼影像的从业者,10月份,就意味着一件事——忙·到·死尤其是大家都放假的国庆节七天长假……每天晚上码字什么的就别想了,日更更是遥遥无期的事情从工作室拷贝完素材回家的件事就是——睡觉然后,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整个十一长假就是这种累死人不偿命的节奏总之,整个十月份别想有正常更新的,满血复活估计得等到下个月了以上。————————————————————“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官僚主义仍然在体制内部顽固地占有一席之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行政效率导致了执行力的严重低下……”“说人话。”韩橙忍了半天,才住了摁住脑袋上青筋的冲动。“尼玛为什么要检查卫生啊——”沈鸽一副掀桌子的表情,从座位上跳起来老高。话应该从之前的舰队例行会议说起——卓舰长忙于公务,会议是副舰队长何绪少校主持的,内容也很简单——上级单位要检查各艘战舰的日常维护和卫生情况。虽然是日常例行检查,但因为战争等原因,多多少少被耽误了一些,也就让人有一种“突击检查”的错觉。所以得到通知以后,一向对卫生检查深恶痛绝的沈鸽开始各种不正常。“你小子在哪艘舰上,哪艘舰的卫生检查就别想及格。”何绪从背后偷偷接近,顺手给沈鸽脑袋上来了个凿栗,“回去之后好好检讨检讨自己,别老实把理由往别的地方推。”“是……”沈鸽捂着后脑勺,泪流满面。“还有一件事情。”何绪挥了挥手中的平板电脑,“刚刚收到舰队长的通知,她想在这次上级单位检查之前,先来一次咱们第七舰队内部的卫生检查,有什么问题提早发现提早解决,又都是自己人,也不丢人现眼——大家没意见吧?”“我有个问题。”拂晓号的舰长萨文悦举手,“这次咱们内部检查的话,怎么个检查法。”“各舰自行卫生扫除,之后两两互查,然后所有舰长组成检查小组对每一艘战舰进行检查。”仿佛是突发灵感,何绪托着下巴去看萨文悦和韩橙,“要不……就从卫生问题严重的曙光号和拂晓号开始好了!”“啥——”不仅仅是沈鸽,就连土豪萨文悦也陷入泪流满面的抓狂状态。“我说你们几个小年轻啊。”作为第七舰队的老人,朱云号的舰长董芳阿姨对萨文悦他们几个顽固分子是“深恶痛绝”,“卫生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关系到一个军人的自觉和纪律问题,你看看人家第八舰队就没这些事儿……”“那是因为自从沈鸽调到咱们舰队后唠叨林就再也不用头痛第八舰队的卫生问题了。”“死土豪你再说一边试试!”“你们两个!”眼看沈鸽要和萨文悦掐起来,何绪连忙厉声制止,“统统给我滚回去!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把自己飞船收拾好,不然你们的工资!”“啥——?!”一牵扯到工资,所有有意见的人瞬间老实了,只能乖乖地按照何绪的命令,滚回去收拾自己卫生状况不达标的飞船。————————————————————————“总之……会议的内容就是这样。”韩橙收起手中的平板电脑,望着舰桥上的船员们,“我们有一天的打扫卫生时间。”“我看一天的时间也不够吧。”舵手杜夏贤举手,“飞船的日常维护倒是可以交给机器人,可是……”“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沈鸽碎碎念叨着,缩到控制台下面去了。“我是想说,作为副舰长的人无法严格要求自己的话,一次的突击卫生检查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被这老兵一顿训斥,沈鸽再次泪流满面:“为什么你们都拿我开刀……”“你小子给我滚出来!”姚老爷子伸手就去揪沈鸽的耳朵,强行把他往外拎,“不就是打扫卫生么!瞎叽歪啥!”“可是我的那些宝贝都得扔扔掉啊!而且还是限量版!”沈鸽忍无可忍,跳了起来。美少女组合的海报、写真集、抱枕、卡通模型……如果不是没有窗户的四壁,很容易让人误认为这里是一个典型宅男的卧室。而隔壁的舰长室,干干净净,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没有。“对比好强烈……”就连向来对打扫卫生没有概念的茜露露也忍不住吐槽一句。“我说,鸽子你几天换一次内衣啊……”欧阳天掀开床上的抱枕堆,很快就发现了一堆压抱枕下面,打满了马赛克的东西。“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沈鸽蹲在墙角碎碎念,双手抱在脑袋上面“诅咒是没有用的,我可是什么都看见了!”欧阳天坏笑着上前一步,“要不——限量版的抱枕送我一个吧!”“滚——”韩橙扶着额头,感觉某些东西正在刷新着自己的三观——尤其是那些贴满了墙壁和天花板的美少女海报,简直和让人走火入魔的邪教没什么区别——沈鸽本来就是满天星美少女神教的忠实教徒好不好!“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我还要去其他地方看下。”,他只能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沈鸽的房间。接下来要检查的地方是舰长室对面的女兵宿舍,韩橙感觉自己进去多少有些不方便,于是把季雪馨叫了过来。“女兵宿舍就交给你来负责,同样也是一个小时。”“明白。”远萧作为编外人员,没有特殊任务是不呆在曙光号上的,因为人不在,所以他的房间就被韩橙自动忽略掉了。而另一边,作为女兵们的头儿,季雪馨可就郁闷了:虽然她们的集体宿舍不像沈鸽那样脏乱差,可是各种私人物品还是蛮多的……尤其是兰樰的那堆宝贝化妆品。“要不我们帮你用吧!”佳娜毫不客气地拧开了兰樰的一大瓶洗面奶。“你放手!这可是进口的限量版!”兰樰试图去抢可无奈佳娜闪到一旁去了,更可气的是茜露露——六根触手仿佛八爪鱼,将她的那些宝贝化妆品统统卷得老高。“一起用!一起用!”“你给我放下!”“我说你们就别闹了。”季雪馨忙着收拾着自己的衣物,对此也是无可奈何,“船员手册上有规定,每个人携带的私人物品总重量不得超过二十公斤……”佳娜郁闷地嘟嘟嘴巴:“可是我们每个人都超标了,难不成真的要把超重的东西扔到废品回收机里去?”“扔倒是不至于,只是没有地方放。”合上自己的行李箱,季雪馨托起下巴,看着兰樰一脸凶神恶煞,满宿舍地追在茜露露后面。曙光号是一艘中型战舰,和大型战舰相比宿舍空间是比较小的,只有舰长和副舰长有自己单独的房间,剩下的人全部都要挤宿舍……等等,曙光号不是还有一个编外人员么?而且,他现在正巧不在飞船上。放下手,季雪馨招呼扭打在一起的兰樰和茜露露赶紧过来。“咱们宿舍虽然干净,可是算下来各种私人物品是多的,如果不赶紧处理——”趁主人不注意,佳娜连忙把兰樰的宝贝精华露往脸上抹:“干脆全部用光得了。”“我又没邀请你用!你给我放下!”兰樰扭头就冲她大吼。另一边,茜露露有样学样,也在把另外一瓶精华露往脸上倒。“一起用!一起用!”“你们两个——”“兰樰!”季雪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东西倒还是其次,如果这次检查卫生咱们飞船不及格的话,以后面子上可就挂不住了。”“说得轻巧!我的东西往哪里往哪儿塞啊?都是花钱买来的我可是一个都不想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化妆品要被佳娜和茜露露糟蹋干净,兰樰快要急哭了。佳娜啪啪啪拍着自己脸颊上的精华露,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是有地方藏么?”不仅仅是季雪馨,另外三个女兵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地方——远萧的房间不是一直没人住么!大家说干就干,将自己的衣服和化妆品打包之后直奔对面的宿舍,可是早就有人捷足先登——沈鸽正将自己的宝贝抱枕海报和写真集拼命地往远萧的柜子里塞。“副舰长作弊!”茜露露抱着自己的行李箱大喊,几根触手直指沈鸽的脑袋。兰樰同样怒了:“沈鸽!你想干什么!”“这些都是我收藏多年的藏品!我的精神食粮!”沈鸽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美少女抱枕拦在柜子前面,丝毫不退让,“你们想要让我放手还不如让我壮烈牺牲算了!”佳娜对此嗤之以鼻:“拉倒吧你,明明就是一死宅。”沈鸽怀抱抱枕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死宅也有死宅的尊严!”兰樰噔噔噔上前几步,伸手就去拽沈鸽怀里的抱枕:“你好歹也是副舰长,以身作则的事情难道不明白吗?!”茜露露的触手同样很快就缠了上来:“副舰长作弊!作弊!”趁着这个机会,佳娜连忙将自己和其他人的行李箱往柜子里搬,顺手把沈鸽的写真集扒拉掉好几本。“喂喂喂喂你们放开我啊!”虽然是副舰长,可是此时此刻沈鸽感觉自己的威严全无,只能向季雪馨求救,“她们可都归你管啊!你好歹也是曙光号的管理层啊!”“啊啦,忘了说一句。”季雪馨笑得是和蔼可亲,背后却散发着阴森漆黑的气场,“我们放的东西只是日常生活用品而已,可是副舰长先生,您的东西里有不少是违禁品吧?”从柜子里掉落出来的写真集摊在地上,某些的封面同样打满了谜一样的马赛克……————————————————————————与此同时,检查到了轮机室的韩橙一副胃疼的表情。姚老爷子在轮机室里偷偷养了一盆花——确切地说,是一盆不知从哪个星球弄来的捕蝇草。从这捕蝇草的高度和茁壮程度上看,已经在轮机室里偷偷养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由于韩橙平时不怎么到轮机室检查情况,姚老爷子因此也钻了空子。“姚老爷子不让我说……”见韩橙在盯着自己看,轮机手欧阳天心虚地缩缩脑袋,整个人闪到轮机室外面去了。面对眼前的情况,韩橙无奈地摇摇头:如果只是一株普普通通的捕蝇草倒也就罢了,可是……这张着血盆大口嗷嗷乱叫扭来扭去的捕蝇草到底是什么鬼?!而且足有半米多高!对此,姚老爷子倒是理直气壮:“这是小花花!纳美爱克斯星的濒危植物!我老伴过生日给我买的!”在一旁,捕蝇草小花花抖抖叶子,嗷地叫了一声,表明自己的存在。“植物你妹哦……”看着旁边扭来扭去的捕蝇草,杜夏贤一脸抽搐的表情。“小花花就是一盆植物而已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姚老爷子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瞪着杜夏贤,杜夏贤同样回瞪过去:“你家的植物还会乱动嗷嗷叫啊!这尼玛不是植物!是食肉动物!”“我们家小花花是杂食动物!不是食肉动物!”“杂食动物也是吃肉的好不好!而且你想把这异形植物当成孙子养吗?”“当成孙子养又怎么样!我们家小孙子一个月还要两千多的奶粉钱!小花花不仅不喝奶粉而且再难吃的宇航食品也能吃得下去!”“植物不都是光合作用么你喂它人都不想吃的宇航食品干什么?!”“这是纳美爱克斯星的特色你小子懂什么!”看着眼前这俩老兵大眼瞪小眼地斗嘴顶牛,作为舰长,韩橙不由得在内心深处哀嚎一声:上次是松鼠,这次是捕蝇草……果然老年人的思维和世界年轻人无法理解么?或者说,姚老爷子的老伴才是隐藏在幕后的终BOSS……正在这时,手腕上的通讯终端响了,一看刚刚收到的消息,韩橙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第三集团军的人要来第七舰队检查战舰的卫生情况。眼下这情况,曙光号不垫底才怪啊!————————————————————————“不是说好了舰队内部检查么怎么集团军插手进来了?”沈鸽跟在队伍后面,走得飞快,而韩橙则一点点儿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也不知道姚老爷子把那株该死的捕蝇草处理掉没有。“东西都收拾好了?”他只能这样问沈鸽。“收拾好了收拾好了。”沈鸽满口答应着,和检查队一起走进了拂晓号的舰桥。这次突击检查的领头人是齐文宇,此外还有刚刚得到消息的第七舰队各舰的舰长和副舰长。“将重力值调到0.2。”刚上舰桥,齐文宇就这样下令。拂晓号的舰长萨文悦不由得脸色一白,还是命令船员将整艘飞船的重力值调低。第七舰队目前集结在太空中修整,所以外面的宇宙环境是没有重力的,重力值刚刚降低,一些细小的碎屑就从舰桥的各个角落里漂浮出来:饼干渣、鸡腿骨头、瓶盖、饮料包装袋……“拂晓号舰桥卫生不及格。”齐文宇低头就在手中的小本本上画了一个叉,“好了,再去你们的宿舍看看。”作为拂晓号的舰长,萨文悦顿时泪流满面,可是想拦也拦不住,齐文宇已经进了舰长室——满屋的罐头和零食包装正在晃晃悠悠地飘在半空,仿佛展览品一般。“就算你拿的蕾丝花边布挡上,零食依然还是零食。”齐文宇一把掀开挡在眼前的花布,“舰长室卫生,不及格。”“土豪我们做朋友吧!”沈鸽在一旁笑着揶揄。“滚!”萨文悦一脚踹了过去。“我说你们想把拂晓号变成零食仓库么……”跟着一起检查卫生的何绪一脸胃疼,“之前开会就已经说过了,让你们限期整改……”“可是这点儿时间根本不够啊!我们还没把所有东西吃下肚你们就已经来了!”“原来你们是想用这种方法逃避检查啊?”齐文宇转身,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眼前的土豪,“不过没关系,从今天起拂晓号的人只吃压缩饼干就可以了。”“不要——”土豪还在跟上级领导讨价还价,站一旁的韩橙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飞船还不是卫生问题严重的地方。果不其然,齐文宇第二个检查的目标就是曙光号,和拂晓号一样,这艘战舰同样也是卫生问题的重灾区。齐文宇同样先检查舰桥,并将整艘飞船的重力值调到。“舰桥的卫生情况还可以。”他在手中的小本本上打了一个钩,然后对韩橙说,“去你们的宿舍看看。”“是。”韩橙的宿舍一向保持干净,隔壁的房间,那些邪教一般的海报抱枕和杂志终于被沈鸽收拾干净了,舰长室对面的男兵和女兵宿舍同样也没问题——这让韩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这次检查一结束,那些美少女海报什么的会从沈鸽的房间里面如雨后春笋般自动冒出来。“看来官兵的宿舍也没问题。”齐文宇在小本本上面一次打着钩,“好了,去飞船后面看看。”一行人走到宿舍区走廊的尽头,齐文宇刚想进电梯,脚步却停了下来。“这是什么声音?”他问。沈鸽不由得脑门儿上冒冷汗:“啥声音……我没听见啊……”“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叫。”作为齐文宇的副手,徐枫也听见了。在一旁,欧阳天的脸色变得比沈鸽还要煞白:“幻听,这是幻听……”董芳摇摇头:“这不是幻听,就是有东西在叫唤。”欧阳天想拦没拦住,齐文宇跟着嗷嗷嗷的叫声拐到了远萧住的那间空宿舍,嗷嗷嗷的叫声和碰碰碰的打斗声从镶嵌式的柜子后面传出,仿佛是在柜子里面上演着全武行。眼睁睁看着齐文宇要把柜子打开,姚老爷子、欧阳天和杜夏贤先是一愣,然后一起脸色苍白地大叫起来:“不要打开啊啊啊啊啊——”————————————————————————十几分钟之前——韩橙收到的通知姚老爷子他们几个也看到了,舰长刚一走,欧阳天就开始叫唤:“提前检查卫生?搞毛啊!”“提前给你打招呼就不叫军队了!”杜夏贤同样急得要死,“这鬼东西,往哪儿塞?!”捕蝇草小花花挺挺腰杆,嗷地叫了一声,丝毫不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作为它的主人,姚老爷子同样脑袋上急得直冒汗,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大叫到:“哎呦!远萧那屋不是没人住么?塞他那儿去好了!”说罢,他将花盆端起来往欧阳天坏里一塞,然后不由分说地把他往轮机室外撵。“赶紧去赶紧去!越快越好!”“这样真的能忽悠过去么……”虽然对姚老爷子抱有保留意见,可是杜夏贤也没啥更好的办法,只能由着姚老爷子把欧阳天撵出轮机室……————————————————————————就这样,小花花被强行塞到了远萧房间的柜子里。在姚老爷子等人的连声尖叫中,齐文宇刷啦一声拉开了嵌入墙壁的柜子,捕蝇草个蹦了出来,并且啊呜一口咬上了齐文宇的脑袋。柜子里面的各种杂物在低重力的环境下同样来了个天女散花,因为硬塞了一个异形植物在里面,所以小花花毫不犹豫地将和自己关在一起的箱子咬烂了一大半。眼睁睁看着各种女士用品随着杂物一起喷涌而出,兰樰不由得双手捂脸尖叫一声:“我的限量版内衣——”“而且还都是黑丝……”齐文宇的嘴角同样抽搐得厉害。紧接着,是沈鸽的宝贝抱枕、海报、写真集……齐文宇定眼一看,其中有不少还是18禁的……“你们的精神生活还挺丰富的啊?”齐文宇脑袋上顶着不断扭动的捕蝇草,一脸抽搐地慢慢转身,恶狠狠地瞪着沈鸽他们几个。眼看自己的各种违禁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沈鸽顿时慌了:“少校你听我解释!这些都是幻觉!幻觉!”“幻觉你妹哦……为了应付检查所以你们那些舍不得丢的东西全都塞到了远萧的房间里是吗?而且为了掩人耳目还全部塞到了柜子里……”说罢,齐文宇一把扯住头顶上不断扭动的捕蝇草,将这倒霉的植物异形狠狠地往地板上一摔——“柜子里面的东西,统统扔出去!”————————————————————————“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官僚主义仍然在体制内部顽固地占有一席之地,上级蛮横不讲理的做法往往导致下级单位各种变通做法或是反抗……”“说人话……”韩橙扶着墙壁,已经没有了吐槽的力气。“把我的抱枕和杂志还回来……”目送着飞船舷窗外、在宇宙中越飘越远的杂志和白色长方形物体,沈鸽终于忍不住,呜呜呜地哭了。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已经变成宇宙垃圾的私人物品会受到宇宙中无处不在的引力的影响,飘到不知名的星球轨道上……

安庆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锦州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绍兴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