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战血凌天 第七百二十七章 所谓主城!

时间:2020-01-16 23:43: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战血凌天 第七百二十七章 所谓主城!

姬风听到几人说道挑战的事情饶有兴致的起身走到了几人的桌前,一抱拳说道极为大哥,小弟是外来人,不太明白这次盛事,怎么还有挑战?。

其中一个战族人打量了姬风一眼,见姬风五大三粗,气血旺盛,一眼就看出他也是精修炼体。

看你小子倒是挺结实的,怎么也想去挑战一下?那人说道,而后引得在座的哄堂大笑。

老兄说笑了,在下只不过是好奇而已,我修炼的星域很小,而且那里的人都不强大,我自幼便虽师在深山修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势,自然是有些好奇。姬风说道。

原来是个土包子,哈哈哈,来来,大爷告诉你,你下坐下说!男子说着,右手闪电般伸出落到了姬风的肩头,姬风只感觉传来了一股巨力,将他向下压去。

姬风见男子表咧嘴大笑,眼神当中流露着轻蔑,姬风则是不露声色,右手向着自己的椅子一爪,不远处的椅子飞速滑到了姬风的身子下,面色不变缓缓的下座。

男子不断的用力,但发下不管自己如何用力,丝毫没有改变一点姬风的下落速度,很快,男子的脸涨的通红。

同桌剩下的四人见状立即便知道发生了什么,相视一眼说道都是老爷们,如此扭捏缓缓落座,岂不让人耻笑。

说着另一边的人将手落在了姬风的另一个肩头,剩余的两人冷笑一声,脚下一跺,两股暗劲袭来,一股袭向姬风的腿,另一股袭向那张椅子。

然而五人所做的一切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姬风依然是缓慢落座,其中为惊讶的则是攻击姬风胯下椅子的那位,他所发出的暗劲,别说是一张椅子,就算是一块巨石也足已被自己真的粉碎,但姬风稳稳坐下之后,却是没有丝毫破碎的反应。

几位大哥还真是心急啊!姬风呵呵笑着说道。

两人见自己用力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便收了手呵呵一笑说道这位兄弟,好实力,不知来自哪里?。

姬风说道小弟名叫庆子枭,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星域,师尊名叫一空,修炼的功法叫做金刚琉璃身。姬风自爆家门道。

地球?金刚琉璃身?男子疑惑的思索道。

宇宙之大,星域无数,地球只不过是一颗小小的星球,至于我修习的金刚琉璃身,呵呵,自上一纪元结束,炼体便彻底没落,太古初期的大能都无法走通,何况是后人,现如今,只能是依靠一些所谓的炼体功法来提升身体强度,我这金刚琉璃身也只是其中一种,乃是小道,不足挂齿。姬风说道。

呵呵,小道?庆子枭你倒是有些谦虚了,我叫战滕,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这段时间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来这酒楼找我,只要哥哥我能做到,绝不推辞!男子豪迈的说道。

如此那就多谢战滕大哥了。姬风客气道。

小二,上酒!上菜!战滕朗声道。

不一会,酒菜铺满了桌,战滕为人豪爽,更是钟情于饮酒,席间,姬风也知道了另外四人的名字,这四人分别叫做,战毅战仲战雄和战凛,他们与战滕常年混迹于战族的百凶密林当总,专门接受一些需要林中妖兽或者草药的捕杀和采摘任务,在他们的圈子当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庆子枭,我说你这名字不好,听上去有些文邹邹的还有些拗口,不好听不好听。酒意大发,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的说道。

去去去,你懂什么,关于名字这个是,你不要胡言乱语。说完对着姬风说道庆子枭,不如你加入我们吧,你刚离开家乡还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复杂的很,到处是想要算计你的人,我们五人可不一样,加入我们,那就是我们的兄弟,兄弟是什么!就是能够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那就是交命!兄弟们!我说的对不对!战滕站起身举着酒杯大声喝道。

战滕的话令整个酒楼的战族都是群情激昂,迎合道对!。

兄弟们!干了这一杯!为了兄弟!战滕高举酒杯,酒楼的所有人同时高举酒杯大喝道为了兄弟!,而后所有人一饮而尽。

姬风被眼前的这一幕微微震撼到,兄弟,的确如此,姬风不由得想到了他的另外三位兄弟,当年他们还很弱小的时候一同杀上烈血宗灭金永山庄,不断的游走在生死之间,兄弟之间的情义也是在那时候打下的坚实基础,现如今,各自忙碌着,尤其是老大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姬风苦笑一声喃喃的说道时间这个东西是的杀器,能够改变一切。。

你说什么?战滕问道。

没什么!来喝酒!姬风说着举起手中的碗一饮而尽。

该死的东西,不知道政少爷在楼上饮酒吗,嚷嚷什么!。一个少年站在二楼满脸厌恶的喝道。

喝酒自是为了作乐,那管的了声音大小!战滕站起身说道。

放肆!少年横眉冷喝,远远的抬手就是一巴掌。

呼!一股强劲的气流翻滚而下,砰!的一声击在了战滕的脸上,本来还被酒意冲的有些发昏的战滕瞬间清醒了过来,你想干什么!战滕大喝一声。

这一声大喝,换来的是整个一楼大堂所有人的怒目而视。

不知死活的东西!少年再次冷喝一声,一拳挥出。

这股气劲比之前强大了数倍,这一拳若是击中了战滕,不死也要脱层皮。

姬风双眼寒光一闪,右手悄无声息的运起劲力,屈指一弹,原本海大惊失色的战滕看着那股劲力在身前不远处轰然炸碎,脸色已然大变。

少年更是怒火中烧,是谁做的!给我站出来!。

大堂所有人都是带着戏谑的表情看着少年,却无一人说话,却是哄堂大笑,少年大怒既然不说,那就都给我去死!说着,身子向后一弓,劲力凝聚,越发恐怖。

姬风悄悄的拿起一只筷子,灌注劲力,向着右侧的石柱一弹,嗖!的一声,筷子极速飞去,撞击在柱子上,瞬间改变了方向,弹到了房梁之上,而后向着少年极速射去。

噗!的一声,少年正要挥出的右拳被一只筷子洞穿,身子被巨力拖拽定在了墙壁之上,大堂十分嘈杂,筷子破空的声音在这种不去可以分辨的情况下根本就听不到,而且姬风还改变了筷子的方向,令筷子从房顶部位落下,简直无迹可寻。

啊!的一声惨叫,少年奋力想要挣脱,却发下自己的手似乎是被吸住,根本就拔不下来。

战铜!你在干什么!一个老者走了出来,满脸的怒容。

爷爷,有人用暗器伤我!战铜说道。

老者抬眼看去,他发现击中战铜的竟然是一只筷子,伸手奋力一拔,下并未拔出,心中无比惊讶,而后再次出手,砰!的一声,连同一块墙壁被拔了下来。

老洪,怎么回事。一道阴测的声音传了出来。

政少爷,刚才小铜出来喝止他们,却被人暗算,这人不简单!战洪说道。

战政走到战铜的身前看着那根乌色的筷子,眉头微微一皱,双指夹住一段,噗!的一声拔了出来,与此同时,整根筷子化作了齑粉。

战政走到二楼的楼梯口,看着下方,眉头皱的更紧,因为整个一楼除了正在收拾的店小二,其他人全都匆匆离开,空无一人。

原来就在战铜被击中的时候,这些常年在刀口添血的人知道事情要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纷纷迅速离开。

主城中,战滕哈哈大笑着痛快!刚才真是痛快,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出手教训了那个小东西!。

姬风呵呵一笑说道天下之大,强者辈出,许多清修的老前辈静极思动出来走动,看到令他们厌恶的事情自然是要管上一管,这很正常。。

不错!不错!对了,庆子枭,我之前说的你考虑好了吗,加入我们吧!战滕说道。

姬风无奈的笑了笑,这件事他根本就没有考虑,战滕大哥,还是算了吧,我这次奉师命外出历练,时间不会太长,若是在这里停留的太久,对于历练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处,还是多走一走吧。。

也罢!江湖险恶,你历练的时候多加小心,虽然你的实力不俗,但是有心算无心,你早晚会遭殃的。战滕说道。

什么时候离开?战滕问道。

我要等这次的战族盛事结束了再离开,我也想看看那个战宇到底有多强。姬风说道。

我看你是想去挑战吧,哈哈哈!战滕笑道,说完,几人一起哈哈大笑。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姬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身子忽然消失,下一刻便从小世界当中回到了客栈当中,右手一挥,盘坐在床上的混沌剑气分身消失不见。

小世界与外面的时间流速大不一样,一夜的时间,姬风在小世界内部修炼了许久,出来后站在窗口向外看去,他发现街道上人很多,而且又些人是被押着带走,这一幕另姬风有些惊讶这莫非是昨日。

姬风急忙推开房门,向着战滕几人的房间走去,打开房门,姬风松了一口气,几人并未被带走,姬风摇摇头看来是我想多了。。

庆子枭?怎么这么着急有事?战滕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姬风笑着说道。

我们五人今日要去百凶密林了,这次的盛事要过了明日才正式开始,我们会赶回来,到时候一起喝酒!战滕说道。

好!一言为定!姬风说道,就在他转过身要走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转身说道战滕大哥,我刚才看见外面有些人被押走了,恐怕是那个战政的人,你们小心一些。。

战滕眉头一皱说道好的,多谢提醒了,我们这就动身。。说完便与姬风匆匆告别。

整整一日,姬风在主城当中四处游荡,不过他的游荡并非是没有目的,而是在观察着主城的护城大禁。

一日的时间,姬风基本摸清了这个禁制,这个禁制十分不凡,联通着地下的一条灵脉,这条灵脉是被战族人禁止开采的,受到战族人的气血加持,整条灵脉已经呈血红色,透着更加强横的气息,而且令人吃惊的是,这条灵脉还在不断延伸,自动汲取这天地精气,整条灵脉与护城大禁相互补益,更加强大。

嗯?这座是主城?不应该啊,没有星核存在的痕迹,但凡主城,若是想要固若金汤,必定会是在星核诞生的区域之上建城,虽然星核被炼化,但那当中依然蕴含着强横的能量,配合禁制,足以保主城周全,但这地下竟然是一条灵脉,虽然也极为稀少,但也对不及星核诞生区域的能量,所以这里并非是真正的主城!姬风分析道。

随即姬风嘴角一扬,既然不是主城,那么,动一些手脚,也不会被看出来。笑了两声,姬风像城外走去。

这座禁制有流出相对薄弱的地方,而那些地方一定有人把守,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也不能到那里,不过,我倒是能够依靠阵法总纲当中的‘地貌篇’来找到灵脉源头和弃点!。

弃点是占法总纲当中地貌篇提出的特有词汇,灵脉的源头很好找,只要找到了灵脉,顺着走便可,但是这个弃点并没那么容易找到,所谓弃点,便是一处可以将整条灵脉的灵气卸掉的一处特殊的点,灵脉的灵气被泄光,自然就会被废弃,因此称之为弃点。

这个弃点的存在相当于是蛇的七寸,乃是致命的地点,不过灵脉既然称为灵脉,形成自然有灵,它会自动将弃点隐藏,极难发现,就算是发现了,也不容易泄去灵气。

因此,姬风便开始准备泄去灵气所需的东西。这道灵脉透着一股股神圣的气息,姬风脑中思索着,灵脉的确是能够以强大的力量击碎,弃点也能够用能量截断,但这道灵脉连接着护城大禁,非是以蛮力能够解决的,所以姬风需要的东西。

这件东西,倒并不是很难得,那是一种木钉,这种木钉所需的材料却并不是一般的木头,首先那是药常年浸泡在污水当中,水越污越好,用来污染灵脉的神圣气息,神圣的气息污染之后,不会是整条灵脉的灵气中断,即便是维持着禁制也不会被人发现,而这条灵脉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自主消除这道污染,因此便会消耗更多的灵气来抵抗,就这样,整条灵脉便会无声无息的消耗完毕。

然而令人无奈的是,由于那根木钉的存在,灵气不会直接消耗完毕,那自我保护机制会留下的一些灵力来维持整条灵脉,而这座成的禁制,若是被姬风泄去了灵气的话,多只需要三日,整条灵脉就会崩碎开来,那么这个护城禁制也会消失。

姬风经过多番打听之后终于打听到了那里存在和沼泽之类的地方,那个地方名字叫做,吞噬沼泽,极为危险,即便是皇阶强者到了那里也受不了那里的瘴气,一旦落入吞噬沼泽的话,那么又死无生,那里吞噬了无数的生灵,因此极为污秽,那里的自然少不了木头,然而那种木头则是的选择。

判定了方向,姬风便向着吞噬沼泽的方向急速掠去,去往那里的路上进展很顺利,吞噬沼泽当中的瘴气阴毒无比,但是姬风早已是万毒不侵,那些毒瘴从姬风的身体表面进入体内,瞬间便被姬风转化为了能量,姬风飞行在吞噬沼泽之上很快便选定了一根已颜色漆黑的木头,这根木头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嘿嘿!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姬风说吧,右手一招,一根三丈长的漆黑木头从沼泽当中被摄起,悬浮在姬风的上空,姬风,姬风微微一笑消失在原地,回到了所谓的主城之外。

当姬风出现的时候,姬风瞬间便感到了远处似乎有打斗声,开启破妄之瞳,姬风发现此刻有进十人围着战滕五人不断的攻击,然而此刻已经有三人浑身鲜血的躺在了地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了战滕与战毅相互背靠着背面对这那些人。

很愚蠢的贱坯子,得罪铜少爷你以为能跑的了吗?其中一人冷喝道。

铜少爷?哈哈哈,在战政面前蝇营狗苟一般的人,在外面也自称是少爷?简直是可笑!战滕冷喝道。

嘴硬?我看你能硬到什么程度!说着一剑想着两人的中间劈去,战毅与战滕迅速分开,一人一剑杀掉了两人而后收回手中的剑,两人的后背砰!的一声仅仅的靠在了一起,相互配合十分默契。

姬风远远的看着喃喃地说道这就是将后背交给对方,毫无保留的。

给我死!一声大喝,剩下的人同时出手,两人的兵器瞬间崩碎,然而就在他们就要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部面色惊恐的定在了那里,战滕与战毅不明所以的看着那表情丰富的几人,多年的丛林厮杀生涯令他们有了极快的反应速度,根本不在乎是什么造成的,而是迅速用手中的短剑将剩余几人的头颅劈的粉碎。

何方高人在场还请现身一见!在远处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除了这些人,难道还有更强大的强者不成!战滕心中一惊

ps:恭喜书友**丝罗兄弟家中再添一位小公主,祝孩子健康成长,快乐成长!

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
洪雅县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治疗妇科方法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