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一个从业45年的职业摄影师眼中的哈苏

时间:2019-08-16 19:00: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个从业45年的职业摄影师眼中的哈苏

  (公众号:)按:Kevin Raber是一个从业45年的摄影师,他从70年代就是哈苏铁粉。他在这篇文章中写道:“根据大量、可靠的信息源透露,大疆已经成为了哈苏的控股股东。”Raber在文章中表现出了对这项收购案之后哈苏命运的担忧(以及傲慢,隐隐流露出对中国新兴暴发户公司的不屑),也回忆了哈苏自70年代以来的几次重大选择,它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哈苏的黄金时代我从1970年代就开始从事摄影工作,在用过很多不同的相机之后,我对其中的一个品牌特别着迷,那就是哈苏。哈苏很贵,买一个哈苏都可以看成职业生涯里一个小小的里程碑了。我攒了几年钱,终于攒够了,买了一个500CM,一个500EL,5个镜头和一些取景器——我至今都记得,我拿到它们的时候,它们都被整齐地打包在一个Halliburton Aluminum的箱子里。

  我甚至觉得,我职业生涯早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话,那军功章上也有哈苏的一半。

  那时候,哈苏特别重视用户,他们关心每个摄影师的体验甚至职业表现,他们经常举办一些workshop或者分享活动,去教摄影师怎么更好地操作设备,拍出更好的作品,这些分享不局限于相机本身,甚至还包括光影、声学的一些内容。在当时的摄影师群体中,哈苏就是一个神话。

  后来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事情总是会发生变化,只不过有的变化是大家乐见的,有些却不是。

  1990年年后期,数码影像技术发展起来了,哈苏开始掉队。大概2000年的时候,哈苏开始在市场上寻求买家,一些数码相机公司抛出了橄榄枝,但是Imacon(按:胶片扫描仪器生产商)将哈苏收入囊中。

  Imacon决定在相机后背市场搏一把,并决定推出一款综合性的数码相机解决方案。2002年11月,哈苏推出了H1,这在那时是个革命性的的产品,Phase One、Sinar Leaf这类的数码机背厂商开始生产能适配H1的后背——那时候市面上有若干个数码后背生产商,他们的业务重点之一就是生产能适配哈苏镜头的后背。

  那是相机的黄金时代,每个人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后背厂商做后背,哈苏专注做的机身和镜头,皆大欢喜。

  哈苏时代落幕的开始然后有一天,哈苏的CEO突然转性,要把后背厂商的份额抢过来,他想出了一个巨大的商业蓝图,这个蓝图里只有哈苏。做出这个决策的依据很简单,就是哈苏卖出了很多机身和镜头,但是后背的市场份额很少,他们想,是不是有人坐享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市场?

  ——这其实只是Imacon一厢情愿,因为他们的后背的确不是的,摄影师一般宁愿自己搭配更顺手的后背,而不是系统推荐的。

  几乎就是一夜之间,哈苏开始把机身和后背都捆绑起来一起卖,而且不再允许第三方的后背兼容机身——要兼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支付一笔数额不小的license fee,这些第三方的后背厂商虽然不忿但是也只能乖乖掏钱,这些成本转嫁到了终的用户——摄影师身上。

  跑题一下,那个时代 Contax突然宣布中画幅相机停产,这是让人很错愕的消息,很多人觉得这是个糟糕的决定,因为 Contax的中画幅相机质量很好,它本来可以在这个关口抢夺更多的市场。

  哈苏的这个决策被看做是“哈苏时代落幕的开始”。在新管理层的领导下,哈苏变成了一个只关心自己的公司,而不是像之前一样把用户的利益放在位。 Phase One拒绝支付授权费用,并且告了哈苏一把,而且还赢了,后来还和Mamiya组成了一个反哈苏联盟——这两家现在变成了一家公司,而且在高端相机市场稳稳地占据了一个席位。

  动荡中的哈苏接下来的几年,哈苏几经易主,被卖来卖去,CEO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在这期间,索尼相机问世了,备受欢迎,但那时候哈苏还觉得它们可以定出比索尼高四倍的售价,就因为有个哈苏的LOGO——哈苏的管理层已经疏离他们的用户太久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自大已经成了摄影师圈子里的笑柄。

  后来,哈苏又被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收购了,接下来的几年亏损了很多钱,资方炒了CEO,对管理层进行大换血,四处物色能够把他们从泥淖里拯救出来的职业经理人——这整个中过程哈苏一直在“失血”。

  大概两年前,他们找到了Perry Oosting出任哈苏CEO,Perry也列席董事会,他的项任务就是把哈苏带回原本的主航道:生产的相机。Perry Oosting履任几个月后,我曾经和他一起聊过,交换过对哈苏的看法,他跟我分享了他面临的问题、要实施何种计划——他似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Perry和他之前的几任CEO都不一样,他会认真做市场调研,听取一线管理者的建议,然后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他很open,同时又对哈苏的事业有强烈的热情。

  在Perry的领导下,哈苏似乎变了个样,他砍掉了所有非核心业务,重新专注于H6产品线以及X1D的研发上。

  2016年6月22,哈苏发布了中画幅无反相机X1D,设计依旧哈苏但价格亲民,简洁便携,触屏的交互设计,这个新品在相机行业和摄影圈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那个熟悉的哈苏又回来了。哈苏终于又有了一个“爆款”,但不幸的是,爆款并不永远都是好事。

  无数的预定接踵而至,超过了哈苏本来的预期。哈苏承诺会在产品发布日期后的几个月内发货,但不要忘了,这家公司处于入不敷出状态好多年,他们没有足够的现金启动生产,尽管人员已经减少到不能再少,但供应商的钱要给,软硬件工程师的工资要支付,元器件要生产,工人要培训,而控股的风险基金不愿意再投入更多钱。

  没有钱启动生产,订单再多也是徒劳。

  在这期间,Perry四处筹钱,2015年11月,他们找到了大疆——一家成功的中国的无人机生产商,后者向哈苏注入了一笔资金,并成为了哈苏的小股东。这笔钱解了哈苏的燃眉之急,但没有本质上改善哈苏的状况。

  2017年1月,哈苏的X1D已经开始小批量地发货。

  哈苏仍然是“飘萍”,它需要更多现金,但原来的资方不愿意投更多钱进来,怎么办?

  很顺利成章的结论:小股东变成大股东——对,我们的意思就是大疆买下哈苏。我找多方信息源确认过,这已经是一个没有公开的事实,哈苏的员工都知道,哈苏的一些分销商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掩人耳目太久。

  (按:对于大疆收购哈苏这个传言,也找了一些业内人士求证,他们都表示虽然没有确凿的消息流出来,但也见怪不怪,毕竟大疆早在2015年就已经成为了哈苏的投资方,收购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不确定的只是,大疆入主之后,哈苏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呢

  ,会保持独立运作吗?

  虽然我们一厢情愿地希望不要有大大的改革,但这个希望太天真了。大疆一定会插手哈苏的经营,中国市场一定很欢迎哈苏这样的品牌,大疆治下的哈苏在中国市场一定能大获成功,但是不知道在世界其他国家表现会如何,此外,这个新兴的科技公司知道如何经营一个成名已久的经典品牌吗?

  时间,时间会给我答案。我们接下来会听到更多关于哈苏的消息,我也很希望哈苏能获得成功,但我也明白,哈苏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哈苏了。

  大疆出来走两步呗?

  Via:luminous-landscape

  【招聘】坚持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VR/AR、Fintech、未来医疗等领域时间提供海外科技动态与资讯。我们需要若干关注国际、具有一定的科技选题能力,翻译及写作能力优良的外翻加入。

  简历投递至 wudexin@,工作地 北京。

  版权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儿童上火
宝宝脾虚吃什么
吃坏东西肚子不舒服小妙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