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天使之约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0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列车缓缓地驶出了山海关车站,一路向西疾弛而去。再有几个小时,列车就抵达终点北京了,王可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  “哥,记得到北京时一定来看我——”  十年了,王可先后三次去北京,每次到北京他都会想起开心乐园里的那个约定。  十年前,全国公安系统建立了公安信息网。初公安部对网络管理不是十分严格,有人在里边建了一个交友平台——开心乐园。没多久那个虚拟世界便俘获了王可的心。工作之余王可就在开心乐园里与全国各地的同行聊天,打反恐游戏。  一天,王可正埋头写材料,音箱里突然传来了嘀嘀的响声。王可抬头一看,电脑桌面下方一个头像在闪动。王可用双击头像,对话框里出现了一个吐着舌头的笑脸。  “毛毛——哪来的家伙?”由于以前没有聊过,王可继续手头的工作。音箱里再次传出了嘀嘀的声音,这次对话框里出现了一个捂着嘴坏笑的笑脸。  这一切是王可对毛毛的初记忆。  二  “北京车站到了,请各位旅客拿好您随身携带的物品等候下车……”  王可随着人流向站台外涌去。  检票口外已经站满了接站的人群,一些举着牌子的人,大声的向检票口里呼喊着。王可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他随着拥挤的人流出了检票口,站前广场上到处是拥挤穿梭的人流。  “毛毛不会不来接站吧。”一股失落的情绪在王可的心底油然而生。他掏出手机,而后摇了摇头又把它放到了口袋里。他四下里看了看,兀自站在了原地。  周围的人少了一些,王可向过街天桥方向望了望,他动了离开的念头。  “哥——”  一声甜美的呼唤止住了王可的脚步。  “是毛毛——”  王可还没醒过神儿,整个人已被一股淡淡的馨香所包围,他的一只胳膊被人紧紧地搂住了。看着身边穿着白色羽绒服,头戴白色毛绒帽子,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鼻梁挺拔,嘴角翘起,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女孩子,王可如同在梦里一样。  “臭丫头!”王可不假思索从嘴里溜出来一句。  “嘴还是那么臭。”毛毛使劲地摇着王可的胳膊。  三  十年前的一天,王可正和朋友们聊的起劲,那个陌生的头像又在桌面下方闪动了起来。王可准备把它关掉,结果却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对话框。  “哥,你很帅啊!”对话框里的话令王可无比受用。是啊,上传到开心乐园里的那张照片,可是王可从众多着装的照片里精选出来的,自己还常常多看两眼呢。  “那是——”王可得意洋洋地回复道。  “恐怕是金玉其外——”  对话框蹦出一行红红的大字,看得王可有些扎眼。  “臭丫头!”王可气呼呼地敲回三个字。  “不过,我挺喜欢你的个性。”  “什么个性?”  “毛驴脾气呀!”  “你——”  王可竟会心地笑了。他想起了注册时填的那个性格描述——老婆说我的耳朵软,可脾气比毛驴还要倔!  对话框里出现了一个捂着嘴坏笑的笑脸。  王可笑着投过去一个炸弹。  “哥,你怎么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在网上你的嘴可不这么木啊。”毛毛仰起头,两只手臂依旧抱着王可的胳膊。  “哦——”王可如梦初醒似地。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哥了呢!”毛毛深情地看着王可。  “你就不怕我把你吃了?”王可黑着脸说。  “你是大老虎呀?”毛毛孩子样稚气地看着王可。  “臭丫头!”王可无可奈何地笑了。  四  很久了,王可没有在开心乐园里看见毛毛了。忽然有一天,桌面下那个熟悉的图标又闪烁了起来。  “哥,有个事儿求你。”  “臭丫头!竟然说求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愿帮忙就算了。”  “生气了?你说说看,哥能帮上忙不。”  “这才象个哥的样子。”对话框里多了一个调皮的笑脸。  原来毛毛的表弟在一次意外事件中被打死,办案人员在处理过程中循了私情,结果行为人一直逍遥法外。表弟一家多次上访,问题也没能得到解决。终一家人决定把案情挂到互联网上,争取舆论的支持。王可一边向毛毛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一边上网查相关法律依据,忙了整个通宵才算把毛毛要的材料弄完。  “哥,你把你发给我的帖子删掉,以免将来有什么问题牵连你。”  “我不怕,我们是在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呢。”  “还是删掉的好。”  “好吧!”  后来,毛毛表弟案子的帖子被挂在了互联网上。那案子也引起了当地百姓和政府的关注,终毛毛表弟的冤案得以昭雪了。  “哥,谢谢你。”  “谢什么,哥应该做的。”王可很有成就感。  五  有一段时间,开心乐园里兴起了视频聊天,不时传出的网恋绯闻,使得视频聊天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  “臭丫头!视频一下怎么样?”一天在单位值班的王可与毛毛开玩笑说。  “不行!我这没有视频头。”毛毛还发了一个捂嘴偷笑的笑脸。  “不会吧,是长得太丑,不敢见人吧。”王可故意气毛毛说。  “去——”一个炸弹扔了过来。  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流淌,转眼三年过去了。  一天,王可在单位值夜班,无事可做的他在微机室玩起了抢滩登陆的游戏。激战正酣,毛毛上线了,她给王可发了一杯咖啡。  “哥,视频一下呀?”  王可有些兴奋。“有没有文艺节目啊……”王可一边坏笑着一边敲打着键盘。  “你这家伙太坏了,不和你聊了。”一把血淋林的匕首出现在了对话框里。  王可麻利地接好视频头。不一会毛毛就发来了视频请求。王可用鼠标点击了一下接受,视频对话框里视频窗口渐渐明亮了起来。  “还真是个小美女啊!”。王可张大了嘴巴。  视频窗口里毛毛穿着一件白色的高领棉衫。一头乌黑的秀发,衬托着清秀的面庞,薄薄红唇、挺拔的鼻梁、长长的睫毛、清澈的双眸,淡淡的微笑,天使一样娴静地坐在屏幕前。她淡定、清纯、无邪的神情让人看了难生杂念。  就在王可看得入神的时候,视频画面消失了。  “哥,开心乐园这个月末就要被关闭了。”  “是么——”王可不无凄凉地敲了两个字。  毛毛在首都,上边有什么情况肯定比自己知道的早,王可相信这次毛毛不是在开玩笑。  “我把我的手机和QQ号给你,想我的时候联系我。”  “哥,记住到北京的时候一定来看我。”  这是王可一次与毛毛在网上聊天,而那个约定王可始终埋藏在了心里。  六  “哥,到北京了想吃点什么啊。”毛毛一边开着车一边问身边的王可。  “过去我们说好了的,去庙会吃炸臭豆腐。”王可笑着对毛毛说。  “臭豆腐明天我带你逛庙会时吃,哥次来,我得好好款待下。”毛毛一边换着档一边说。  “有谁作陪啊!”  “只有我们两个,我单独陪哥。”毛毛笑着说道。  次给毛毛打电话是什么时候,王可已不记得了。那次王可喝多了,他想起了毛毛。  “臭丫头…….”  “哥——”银铃般的笑声。  “嫁人了没——”  “呵呵——还没呢!”  “再不嫁,真就成了臭丫头了,没有人要了。”  “真可惜!哥结婚太早了…….”  “你这家伙可真坏啊!”电话里毛毛咯咯地笑着。  “哥你想什么呢?”毛毛停下车笑着问一脸木然的王可。  “臭丫头!嫁了没——”王可一本正经地问道。  “多大了还不嫁呀,真让我臭家里呀!”  “我妹跟天使似的,要是嫁不出去男人可都瞎眼了。”王可的心底莫名地生出些许醋意。  “你妹夫是军官,大外甥都上幼儿园了。”  “军官——不行我得下车。”王可装作要下车的样子。  “哥——你怎么还没变啊,一点哥哥的样子也没有。”毛毛噘起了嘴嗔怪道。  王可憨憨地笑了。  七  毛毛把车开到京郊一处较为僻静的酒店。王可一看那招牌就知道是一个高消费场所。  “水岸花园,我和你妹夫恋爱时常来,结婚后就没再来过,这的环境很好。”毛毛一边走一边介绍着。  “让哥陪你感受恋爱时的气氛,妹夫不会吃醋吧。”王可逗趣说。  “去——”  “我让你妹夫来陪你喝点酒,可他就是不肯,说怕坏了我们的气氛。”  “看出来了,我妹在家中很有地位。”  “哥,你比过去胖了。”毛毛为王可倒了杯红酒。  “也老了,十年前我不到30岁刚刚成家,而你刚20出头,还是个孩子呢。”王可端起了酒杯。  “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如今我已经做了妈妈了。”  “知道么,这十年里我来了三次北京,每次来都想见见你,每次来又都放弃了。”王可喝了一大口酒。  “是怕嫂子吧?”毛毛揶揄道。  “干了这么多年警察,接触的东西太多了,也亲眼目睹了社会和人的复杂。有时候人真的很空虚也很脆弱。”王可若有所思的。  “我知道你怕什么?”毛毛看着王可的眼睛。  “怕什么——?”  “你怕我,也怕自己。”毛毛双手拄着下颌目不转睛地看着王可说。  “可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妹妹。”王可无限酸楚地说。  “哥——”毛毛的眼里闪着泪花。  八  王可虽然来过三次北京,但每次都是匆匆的来匆匆地离去。  这一次,毛毛开着车带着王可游北海、天坛、颐和园、王府井、香山、十三陵,差不多把北京转了个遍。她还带着王可去了庙会,吃了地道的油炸臭豆腐。  在游玩的路上,毛毛始终抱着王可的胳膊,在外人看来他们就象是一对初恋情人,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羡慕的目光。  “臭丫头!哥该回了。”  “哥,你守约来看我,我好高兴。”  “有人也不高兴。”  “哥,你又来了……”  下雪了,这是入冬以来,北京下得的一场雪。  列车徐徐开动了。车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染白了站台,雪地里毛毛一边挥舞着帽子一边跟着列车奔跑。车速越来越快,那飘逸的秀发,那清澈的双眸,那修长的身影在王可的视野里渐渐模糊了。  风雪中,一个一身洁白的女孩就象插了翅膀的天使越飞越远。  列车呼啸着冲过了山海关,山海关内外一片雪世界。     共 38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逆行射精的诊断方式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跑步 微信小程序如何发布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